• 农村孩子进城

    时间:2019-12-12 06:42:05

    —、初入都市  

    那一年我18岁。  

    高中毕业的我,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离开了贫穷的,却又是盛産美男的陕
    北绥德,只身来到西北最繁华的都市—西安市,投奔我的二爸(也就是我的二叔)
    张利德,他在西安一个并不很有名的地方开了一个并不很有名的饭馆——红高粱饭
    馆。三层小楼,一层是大厅和厨房,二层、三层是包间,生意不算很好,但收入也
    还不错,并且刚在邻近的丰甯小区买了一套180多平米的房子。  

    对了忘了向大家介绍我的二叔和二婶了,我二叔其实并不大,今年刚满30岁
    ,虽然和我父亲是一母所生,并同在绥德长大,但造物主作弄人,一生下来就得了
    小儿麻痺症,只能一辈子依靠轮椅和拐杖,只是天姿聪明,又后天勤奋,加上不断
    有好机遇,便早早离开了老家,经过十来年的奋斗有了今天的産业。  

    二婶叫魏樱花,28岁,人长得就像名字一样漂亮,老家是南方的某个産美女
    的地方,随当官的父亲早年就定居在西安市,是个小家碧玉型的女人,之所以会嫁
    给我二叔,是由于一段至今说起来还另她伤心不已的经历。  

    在她20岁那年,没考上大学又没有什麽其它本事的她,来到当时在西安非常
    火的一间卡拉OK厅做门迎小姐,熟悉的朋友都知道,一般在大型卡厅做门迎和作
    小姐绝对是不同的,但收入也相当可怜,站一晚上只有20元左右的收入。  

    一次,当时刚开了间饭店的二叔,按照「惯例」请几个黑道上的朋友大狼、小
    七、孬蛋在狂饮了两箱金汉斯(西安産的一种啤酒)后,一起来到二婶所在的卡厅
    。  

    酒精的作用本来就已使几个人张况到了极点,一进门见到几个个个堪称美女的
    门迎小姐,使几人更是亢奋到了极点,大狼伸手就抱住了我后来的二婶——樱花,
    就要在门厅行那苟且之事,我二婶坚决不从,厮打中还抽了大狼一记不太响亮的耳
    光,丧失了理智的大狼轮起曾打碎7层砖头的铁拳,重重地打在我二婶的头上,当
    时她便昏厥过去。  

    小七和孬蛋抽出随身带的军刺,抵住闻讯赶来的经理和保安,大狼就在众人惊
    恐又带有一丝兴奋的眼光中,只几下便撕碎了二婶本来穿的就不多的衣服,露出了
    白嫩嫩的还属于处女的肌肤,此时的大狼已丧失了最后的人性,两眼喷出只有恶狼
    才有的充满杀气和淫气的光,死死盯住还在昏睡中的二婶,掏出已暴涨到7寸的鸡
    巴,分开二婶赤裸的双腿,对準还嫩嫩的、泛着粉色光采的小蜜穴,很很地插了下
    去。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呼,剧烈的疼痛使二婶苏醒了,她看见了那闪着淫光
    的兇恶的狼眼,看见了下体流出的殷红的鲜血,也看见了那粗壮的、被处女的鲜血
    染红的了铁棒,正一下一下猛烈撞击着她娇嫩的阴户,她痛苦又无助的痛哭起来,
    夹杂着「啊、啊、啊、啊、啊」说不清是什麽感觉的叫声。  

    好像是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随着一声狼嚎,大狼终于将像岩浆一样炽热的、
    充满千万只小狼的精液喷射进了二婶的阴道。站起身的大狼似乎并不满足,又将赤
    裸的二婶拖进邻近的包厢,然后托起二婶的屁股,手扶着沙发,又将转瞬间又昂起
    的狼根从后面重重地插了进去,………不知又过了多少时间,终于狼威过去了。他
    拔出已耷拉下脑袋的狼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在小七、孬蛋不待大狼招呼,便一起扑了上去,一前一后地把两根憋涨多时的
    鸡巴,插进二婶的阴户和小嘴中,像豺狗一样分享了二婶,少女的阴户已被几个恶
    棍蹂躏的红肿起来,鲜血将身下的沙发染红了一片。伴随着两声狼嚎,小七和孬蛋
    也相继瘫软在沙发上。  

    这时大狼又招呼我二叔,让他上,但人性尚存的二叔拒绝了。也不知是出于什
    麽心裏,大狼伸手抓住二婶的已经散乱的长髮,抽出尖刀顶住二婶已哭的变形的脸
    蛋儿,威逼二婶嫁给二叔。此时的二婶早已失去了反抗的精神,只盼早点结束这禽
    兽般的蹂躏,便不加思索的同意了,于是我就有了二婶。  

    后来大狼在一次黑帮斗殴中死于非命,我二婶也结束了长达三年的凄楚的生活
    ,只是此时的二婶已和二叔建立了感情,并且有了一个说不清是谁的孩子,一个聪
    明美丽的小丫头—妞妞,也就便死了心,一心一意的和二叔经营起饭店来,这便有
    了现在的幸福生活。  

    也就是这时,我来了,来到了西安,来到了他们的生活中。  

    二、初见桃花  

    我的到来,着实让二叔兴奋了半天,终于身边有了自家人,特别还是个高大健
    壮的小伙子,身有残疾的二叔这些年是多麽希望能有个助手啊!  

    在我来之前,店裏一共有13个人,一个负责吧台的叫小娜,四个厨师,六个
    服务员,还有二个小伙,负责门前车位的管理。  

    我到后的当天,二叔就召集开会,郑重地把我介绍给大家,但却没有明确我干
    任何工作,只让我随便转转,熟悉情况。  

    二叔腿脚不便,就让小娜陪着我。  

    小娜是个漂亮开朗的姑娘,大约1﹒64的身高,具有一身迷人的曲线,特别
    是胸前的两个突起,就像两块巨大的磁铁,老是把我的眼神牢牢地吸引过去,牛仔
    裤绷紧的小屁股,看起来就像随时会蹦出来。

    初长成人的我,在山村裏也见过许多妇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也见过
    二林家的、详成家的还有来旺家的给娃喂奶时裸露出的乳房,还偷看过来旺家的在
    河裏洗澡,在梦中也多次和这样那样的女人「打过架」,甚至还抱着巩利的照片好
    好地狂洩过一回,自认为已经对女人有了了解,甚至因为自己有个和尚的名字便以
    为这辈子不会为女人动心,

    但当小娜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却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好像多年压抑的东西一下
    子在两腿间苏醒、爆发了,我清楚地感觉到小弟弟紧贴着大腿涨大,热热的,像烧
    红的铁棒,裤子被向前高高地顶起,像个隆起草垛。我赶紧把掖在裤带裏的衬衣扯
    出来,使劲向下拉,想遮住我的丑态,但衬衣实在是太短了,只能盖住「草垛」的
    上半部分。  

    小娜似乎已经发现我的问题,眼睛飞快地扫了我一眼,微微一笑,便迅速钻过
    身去,但我还是看见了她俊俏的脸上已布满的红云,这让我更加感觉举足无措,恨
    不能钻到地缝裏。  

    「来吧,咱们先看看厨房吧」,小娜轻轻地说了声,便自顾自地向吧台旁边的
    一个小门走去。  

    我赶紧定了定神,跟了上去。  

    10点锺,饭店开始营业了,一波一波的客人不断地进出着,二叔的的饭店虽
    然不大,但陕北特色很浓,价格又合适,所以来的人很多,从上午10点一直忙到
    晚上10点,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了,关上门,我坐上二叔
    的捷达车(当然是二婶开车)来到他新买的房裏。  

    二叔的房子很大,有四间卧室,我被安排在他们的隔壁,我的旁边是卫生间,
    简单洗漱后我便脱光衣服早早睡下了(我至今保持着农村裸睡的习惯,据说现在已
    被科学家证实裸睡有许多好处,所以许多城裏人也向我们学会了裸睡)。  

    床是老式的席梦思。大概是二叔他们原来用的,中间已经有了明显的凹下去的
    感觉,睡惯了土炕的我,猛然睡上这麽软的床实在是不适应,翻过来,倒过去的半
    天睡不着。无奈之下,便把被褥都搬到地下,干脆打开了地铺,不多久便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尿急,顾不得穿衣服,便急忙起来奔到卫生间,胡
    裏胡涂地钻进去对着座便器便尿开了,正在痛快时,二婶仅披了个浴袍突然从裏间
    的浴室走了出来,看到我她一下子证住了,两眼死死盯住我那尿憋起的粗大的阴茎
    上,可能突然想起了什麽,捂住脸飞一样地跑了出去,飘起的浴袍下摆,露出了圆
    圆的臀部,只一晃便不见了。

    我赶紧也跑回卧室,躺在床上,心裏仍像一群野马奔跑一样咚咚地跳个不停,
    小弟弟也识趣地耷拉下脑袋,心裏怕极了,不知明天等待我的是什麽………。  

    忐忑中,天亮了。  

    我早早地爬起来,洗漱完毕,等着他们起床。  

    过了一会,二婶也起来了,她看见我只是淡淡地说了声:「睡得好吗?」  

    我慌忙回答:「好、好。」心裏生怕她说我什麽,却有暗自盼她能给我点暗示
    。  

    二婶却没有任何表示,转身进了厨房,我尴尬地在房裏转着,不是偷偷瞄着厨
    房,却始终不敢进去。  

    不一会,二婶已做好了早点,又招呼妞妞起床,妞妞看见我很高兴,拉着我的
    手这呀那呀地问个不停,直到二婶再三催促才不情愿地吃完饭,一蹦一跳地上学去
    了。  

    妞妞走后,我和二婶坐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无外乎是老家如何如何
    而已,我心不再焉地回答着,不时用眼角偷看着二婶。虽然快30岁了,但二婶仍
    显得很年青,只是脸色有些憔悴,透着一丝丝的哀怨,想来她的日子过得并不开心
    。  

    到9点了,二叔才起床,三个人吃完饭,便有一同来到饭店,随着捲闸门隆隆
    的升起,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我还是没什麽事,便前后跑着,找自己能干的事来帮忙,不知不觉已到了1点
    锺,人渐渐少了,我正在门口帮着疏导车辆,突然一辆红色的木兰停在了门口,车
    上是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我连忙跑过去扶住车,礼貌地说了声:「小姐请进」(
    这话还是刚和门迎学的,现学现卖,感觉还不错)。  

    小姐看了我一眼,便把车交给我,拧身向店裏走去,到了门口又转身撇了我一
    眼。  

    我忙停好车,拔除钥匙,快步走进门,却发现红衣女子正和二婶高兴的聊着。
    我轻轻地走过去:「小姐,给您的钥匙」。  

    红衣女和二婶一起转过身来,二婶笑着对红衣女说:「桃花,这就是刚从老家
    来的和尚」。  

    「和尚?!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呀」,红衣女眯着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看着我
    ,嘴角挂着一丝淫淫的笑。  

    「别逗了,小淫妇,和尚还是小孩呢,别欺负人家了」,二婶笑着骂完,又对
    我介绍到:「来,和尚,认识一下,这是我妹妹桃花,你就叫小姨吧」。  

    「小………姨」,看着这个不比我大几岁的姑娘,我实在叫不出口。  

    「哎」。桃花欢快的答应着,脸上笑的像她的名字一样绽放出朵朵桃花。  

    「来,让小姨好好看看你」她上前一把拉走我的手,笑眯眯的看着我。「哟,
    好俊的小伙子呀,这才是真正的绥德汉子啊,怎麽你叔就一点也不像呢?!」看来
    这个小姨真是个快人快语。说着话,俩人嬉笑着走到后面的经理室,小姨还不时回
    头看我一眼。  

    看着她们走远后,小娜悄悄地告诉我小姨的一些情况。她今年24岁了,生活
    就像桃花一样丰富多彩,最近新结识了一个在西安数的着的一个大款,马上就要结
    婚了。  

    小娜说这话的时候,眼裏露出即鄙视又羡慕的色彩,她说话时吐出的热气,吹
    我在耳朵上,痒痒的,不觉又让我的下面搭起了帐篷,好在隔着吧台她看不到。不
    争气的东西,怎麽刚到西安就变得如此不老实,我真想使劲抽他两巴掌。  

    大概又过了半小时,二婶和桃花说笑着走了出来,看到我,桃花又抓住我的手
    ,对我左端详右端详地看了又看,末了从皮包中拿出500元钱塞到我的手裏,说
    ;「初次见面没买什麽东西送你,这点钱就算是小姨送你的见面礼吧,你可别嫌少
    啊!」  

    我坚决不要,推还给她,小姨见推不过我,便佯装生气,乘我愣神的功夫,飞
    快的把钱塞进了我的裤兜,并在我的小弟弟上狠狠捏了一下。  

    二婶哈哈笑着,一把推开了桃花,「快走吧,你这个小淫妇」。  

    桃花也大笑起来,姐妹一起走了出去。剩下我呆呆地站在门口,不知该干什麽
    ,只是小弟弟似乎很懂事,对着桃花离去的背影,直直地立了起来,标示着桃花离
    去的方向,似乎告诉我:老大,我找到我该去的地方了,快带我去呀!  

    实在对不住大家,这段时间太忙顾不上写,本想今天一口气写完,却发现已经
    挺长的,也没有劲了,就先到这吧,期待大家继续支持!  

    三、初夜激情  

    门口发生的一切,也都被小娜看在眼裏。  

    第二天一上班,小娜就把我叫到吧台裏,让我帮她记帐。  

    客人还没来,我和小娜就坐在高高的吧台后面,做着準备工作。  

    小娜今天很特别,不但穿的更加性感,而且老是不敢看我似的,连说话的声音
    也和往常不同。  

    我悄悄地问她是不是哪裏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帮她请假。她听后脸突然变得涨
    红,猛然看我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  

    我看到那双眼睛裏似乎有一团火,烧红了她美丽的脸,又烧红了白皙的颈,一
    直向下烧去,直到我看不见的地方。那一刻时间似乎凝滞了,一动不动。  

    我窘迫的不知所措,不知我说错了什麽。  

    良久,小娜才缓缓的说:「不用了,谢谢」。  

    我突然不知从哪裏涌出一股沖动,一把抓住小娜的手,关切的说:「告诉我,
    不要让我替你担心」。  

    小娜缓缓的擡起头,定定地看着我,那双水灵灵的眼裏充满了是哀怨、感激、
    矛盾还是其他什麽,我说不清楚,但那种灼人的感觉却是我终生难忘的。  

    「没什麽。我只是………」。  

    突然,她好像猛然有了勇气,迅速地在我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便低着头跑出
    了吧台。  

    我呆了,从记事起还没有哪个女性吻过我,就算最胆大的山丫也只是拉过我的
    手而已。难道小娜她………?!想到这,我的脸也一下子变成了公鸡冠子一样,小
    弟弟再一次坚定的指向小娜跑去的方向。  

    11点左右,客人陆陆续续地来了,我又跑前跑后地帮忙招呼客人,再也没功
    夫和小娜聊天,只能偶尔远远的看她一眼。  

    一切彷佛又都恢複了正常,似乎这一天也将和其它日子一样平淡地度过。  

    将近晚上9点,就在客人逐渐离去的时候,那辆红色的木兰又出现在门前,那
    个让我的小弟弟想了一天的女人——我的小姨——桃花来了。  

    她穿着红色的紧身的背心(抱歉,我对女人的服装了解甚少,不知该叫什麽,
    但反正不是男士穿的那种),下身是黑色的短裙,足有一扎长的高跟鞋把本已凸出
    的胸部显得更加突出,看见我在门口,眯着眼沖我神秘的一笑,没有说话就直奔经
    理室。  

    我突然感到一种失落感,似乎盼着她能再把我的小弟弟捏一下,尽管那挺疼的
    。  

    过了一会,二婶出来叫我,我便也进了经理室。二叔正和桃花热烈的聊着,虽
    然二叔的腿脚不行,但一双眼睛却十分灵活地在桃花身上不停地转着。  

    二婶拉着我的手,坐在桃花身边,说:「你小姨后天就要嫁人了,有些嫁妆还
    没整理好,想让你帮着收拾收拾,咱家没能干活的男人,就只有你去了」。  

    我偷偷看了一眼桃花,见她正热烈地看着我,我的脸腾的一下又红了起来,不
    知该说什麽,只是机械的点了点头。  

    桃花高兴的拍了拍手说,「好了,那就先谢谢姐姐和姐夫了,我也不多呆了,
    和尚咱们走吧。」说完,就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她的眼神像有一股电流,让我好像
    着了魔,失去了思想,只知道跟着她,木然地向外走去。  

    路过吧台,我偷偷地看了小娜一眼,她也正看着我,眼睛裏似乎闪着点点亮晶
    晶的东西,那是一种什麽样的眼神啊!  

    我忘了是怎麽坐上小姨的车,也忘了走了多少路,只记得双手抱着的温热的躯
    体和不断刺入鼻孔的阵阵香气,那香气很怪,好像只要闻到便能使我的小弟弟兴奋
    起来,我不敢离小姨太近,怕亢奋的小弟弟顶到她,但木兰车实在太小了,坐两个
    人就已经很挤,实在没有能容下小弟弟的空间,而桃花又经常冷不丁地捏一下刹车
    ,小弟弟便重重地顶在小姨的腰上,我害怕极了,生怕会惹她生气,但小姨似乎很
    喜欢这种感觉,于是刹车的频率提高了。不知不觉中车已停在一幢楼前。  

    小姨住在二楼,房子不大,大概也就80平米左右,但收拾很干净,客厅的地
    上散乱放着几个皮箱,比较醒目的是衣架上挂着的一套粉红色的婚纱,即豪华,又
    有些另类。房间的摆设很简单,除了那个大背投就没有什麽特别的东西了。卧室的
    门开着,可以看到裏面有一张很大的双人床,床上的东西很淩乱,衣服,被子,甚
    至还有乳罩都随意地撂在上面。

    我正奇怪没有发现什麽是需要我这个大男人干的事的时候,小姨已经换了一套
    睡衣出来。是吊带的那种,细嫩的双肩裸露着,裏面没有带乳罩,我可以清楚地看
    见那两个园园的突起,两个暗色的乳头不安分地顶起了薄薄的轻纱,向孩子好奇的
    大眼睛盯着我。我的心剧烈跳动着,嗓子裏像燃烧了一团火,我拼命地咽了几口唾
    沫,想把这熊熊的火扑灭,毕竟她是我应该叫小姨的人呀!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态,沖我莞尔一笑,说:「看你热的,一身汗,快去先沖个
    澡吧」。  

    不由我分辩,就把我推进了卫生间。我只好听话地脱掉衣服,打开喷头,沖了
    起来。  

    刚把头洗完,门开了,小姨一丝不挂地走了进来。  

    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小弟弟,可是不安分的小弟弟早已
    变得像发现目标的大炮,举着硕大的脑袋正瞄向目标,哪裏捂的住,到更像是手淫
    一样。  

    小姨笑的那样开朗,那样迷人,看着发呆的我说:「我也要洗洗,能帮我擦背
    吗?」  

    我不知所措的点点头,却始终不敢拿开手,尽管那已挡不住亢奋的小弟弟。  

    小姨走过来,拿开我的手,说:「别傻站着啊,快给我帮忙啊!」随手用手指
    点了一下我小弟弟那已暴涨的龟头。  

    我拿起浴液,倒在手裏,然后慢慢地抹到小姨的背上。  

    小姨的皮肤滑极了,像奶奶压在箱底的白缎子一样,摸起来感觉美极了,圆圆
    的臀部,醒目的向后撅着,不时蹭到勃起的小弟弟的头上,我的手禁不住摸了上去
    ,顺着中间那条诱人山涧滑了进去。  

    好热啊,裏面像是有一个泉眼,正嘟嘟地往外冒着温泉。  

    「你这个小坏蛋,不许使坏!」  

    小姨回过头,嗔怪地看了我一眼。可那双眼神表达的是什麽啊?!我只觉得像
    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推着我,似乎是鼓励,似乎是强迫,似乎是默许………。我突然
    间丧失了一切理智,猛然间抱起小姨肥美的臀部,操起已变得异常粗大的阴茎,像

    过的公狗一样顺着那美丽裂缝重重地插了进去。  

    「啊!」小姨大叫了一声,透出的是惊恐,还是喜悦?  

    我已顾不得那麽多,只知道使劲插呀、插呀,「天空在旋转,彷佛世界在燃烧
    」。不知瓦尔特想到这个暗号时是不是也正和我有同样的感觉!  

    小姨温暖的小穴,紧紧裹住了我粗大的阴茎,每插入一下,都从阴茎的头上传
    回阵阵电流,迅速传到了头顶,传到了脚后跟,麻麻的,爽爽的。  

    在一阵剧烈的战溧后,我感到一股炽热的岩浆从马眼裏喷射而出,融入沸腾的
    温泉水中,一刹那时间凝固了,世界变成了一片空白,寂静的空中回蕩着像狼嚎一
    样的吼声和娇喘的呻吟。  

    我的第一次,我的童子精,就这样送给个这个女人——我的小姨——桃花!  

    许久,我拔出仍然坚挺的阴茎,暴起的青筋被一层闪着亮光的粘粘的液体包裹
    着,散发着阵阵沁人肺腑的异香。  

    小姨回过身,脸上因过度兴奋已涨红得像熟透的洛川苹果,胸脯剧烈起伏着,
    两支丰满的乳房像刚出笼的白白的枣馍,又像两支洁白的兔子,蹬着红红的眼睛目
    不转睛地看着我,那片神秘的小丘上,浓浓的布满了黑色的,捲曲的、泛着亮光的
    阴毛,像秦国的大军整齐的排列成倒三角,护卫着神圣的地下宫殿。一条乳白色的
    小溪正从宫殿中潺潺流出,顺着玉一样的大腿向下流着。  

    浴头裏的水仍在流着。  

    小姨微笑着一手握住我已慢慢软下去的小弟弟,一手拿着浴头,细心地沖洗着
    ,那麽小心,似乎是拿着一件珍贵的出土文物。  

    我静静的站着,感受着温热的水沖过阴茎时那说不出的快感,和两个蛋蛋被小
    姨灵活细嫩的手抚弄的相互撞击的愉悦。突然一阵巨大的快感从龟头处传了上来,
    原来小弟弟已被小姨含进了她那美丽的、温暖的嘴中,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她那灵活
    的舌头正拨弄着龟头,一回舔着马眼,舌尖努力要钻进去;一回又围着龟头转圈,
    好像是玩跑马圈地的游戏;一回又把龟头吞进吐出,噢!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神仙正骑着一匹会飞的骏马,在天空中飞呀、跑呀,一切都变
    得是那样美好,一切又好像都是虚无的,只有我和我的马儿在不停的跑啊、飞啊!  

    突然天空下起了暴雨,青青的山上一股巨大的浊流奔腾而下,不好,山洪爆发
    了!我想跑,可是腿像是灌了铅,怎麽也擡不起来。山洪沖了下来,一刹那将我完
    全淹没了,我想喊嘴却被什麽堵住了,像是有条巨大的蛇钻进了我的口中。我努力
    睁开眼睛,啊!原来是小姨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裏。我清楚地看到她那美丽的脸上
    ,沾满了我的精液,白白的,像牛奶一样,只是很稠很稠。  

    我又射了,射在了小姨的嘴裏,射在了小姨的脸上。  

    四、初夜激情—续  

    我歉疚地看着小姨,呆呆的不知如何办才好。  

    「小傻瓜!小坏蛋!还不快给我擦干净!」  

    我刚拿起毛巾,她又坏坏坏的一笑说:「等等,我要惩罚你,用舌头给我舔干
    净!」  

    我轻轻地抱着她,慢慢的舔着她脸上的斑斑精液,鹹鹹的,粘粘的,没有一丝
    异味。随着我舌头在她脸上的游走,我感觉小姨的身体又慢慢变热了,迷人的眼睛
    紧闭着,美丽的小口张开着,吐出阵阵如麝如兰的香味,鼻孔随着呼吸的变化一张
    一合,一副陶醉的样子。身体也不安分地扭动起来,两个挺立的乳头在我胸膛滑动
    着。一双俏丽的手不知什麽时候又牢牢地抓住了不知什麽时候又已暴涨的阴茎。  

    「快,快到床上去。」小姨急促的催促着。  

    我猛然抱起已快瘫软的桃花,挺立的阴茎顶在她肥美的臀部上,快步走进卧室
    。  

    已经喷射过两次的我,这时已不再像刚才那样着急了。放下小姨后我不忘仔细
    欣赏这具拿走我的童贞的美丽的朣体。  

    真是一个性感的尤物啊,看那挺立的两座山锋,园园的,没有丝毫的下坠,丰
    满又富有弹性。这不是个处女的乳房,也不是抚育过的少妇的乳房,她是已被多少
    勤劳的农夫耕耘过,又被多少熟练的面点厨师揉熟了的乳房,是一个比维娜斯更美
    的乳房。  

    我小心地捧起他们,仔细感受着他们的圆润和细腻,又像婴儿一样贪婪地啄吸
    着那浅紫色的、高傲的乳头,早已忘却了儿时吸食母亲乳液的感觉突然又回来了,
    只是记不起当时的小弟弟会不会像现在一样勃起?!  

    不容我继续欣赏,小姨已抓起我坚挺的阴茎,送入我已熟悉的、已变得湿润、
    散发阵阵异香的小穴中。  

    我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插入,用心感受着小穴的温暖,那裏有一片又一片的凸起
    ,像无数的小手紧紧握住我阴茎,带来无法表白的愉悦!多美妙啊!  

    但小姨似乎不满意我的温柔,翻身起来跨坐在我的身上,扑哧一声,小穴已将
    硕大的阴茎深深地套了进去,挤出的淫液顺着阴茎流到大腿上,又浸湿了大片的床
    单。  
    小姨像发疯了一样,高高纵起,又重重地砸下来,阴茎插入阴道带出大股的淫
    液,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两个美丽的乳房像并肩赛跑的白兔,你追我赶欢快地
    跳跃着。  

    「啊、啊、啊………好美呀………啊、啊、啊………爽死我了!」小姨的浪叫
    ,更刺激了我的慾望,阴茎变得更加坚挺、粗壮。  

    「啊、啊、啊………,我不行了,快!快!快!帮帮我!」  

    我不敢怠慢,一个翻身又重新把她压在身下,分开两条玉腿,一挺身,丈八长
    矛重重地插进了饑渴的淫穴中。  

    一下,二下,三下,我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有力,分不清节奏,也
    分不清是从谁的嘴裏发出的叫声,我的眼似乎失去了作用,只觉得天地一片空白,
    脑子裏充满了嗡嗡声,突然感觉腰眼一麻,就像大炮发射一样,一股浓浓的精液猛
    烈地沖了出去,撞进了小穴的深处,撞开了子宫,一直向更远的地方沖去,没有任
    何东西能挡住它们滚滚向前的步伐。  

    我禁不住大吼了一声,像狼嚎,像虎吟,声音是那麽大,以至于连我都不相信
    是出自我的口中。声音飘远了,我也无力地瘫软在小姨身上。  

    时间又过了许久,我慢慢地苏醒过来,只见小姨仍紧闭着双眼,眉头紧锁着,
    嘴大张着,保持着呼喊的样子。  

    我吓了一跳,赶紧伸出手指去探她的鼻息。呼吸微弱极了,只能隐隐感到呼出
    的谈谈的热气。我害怕极了,连忙掐住她的人中。  

    「唉!!!」随着一声重重的歎息,小姨终于苏醒了,她睁开惺松的双眼,看
    到我关切的目光,马上又显出了活力,两只玉偶般的粉臂环抱着我的脖子,轻轻的
    说:「谢谢你,我的小心肝,知道吗,你是我遇见的最棒的男人,你让小姨飞到了
    天上,尝到了做女人的乐趣,该让我怎麽谢你呢?明天小姨就要结婚了,按照我和
    他达成的协议,今后我不会再有另外的男人了,你是小姨最后的晚餐,也是最好的
    晚餐,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我木然了,不知该说什麽好,又似乎说什麽都是多余的,我只有紧紧的保住小
    姨,任两个赤裸的躯体又缠绕到了一起。  

    就这样我告别了我的童贞,告别了我的初夜,更告别了农村!漫漫的人生,开
    始了新的里程。